快三走势

      <cite id="javqr"><video id="javqr"><nobr id="javqr"></nobr></video></cite>
    1. <meter id="javqr"><u id="javqr"><span id="javqr"></span></u></meter>
      <address id="javqr"></address>
          <meter id="javqr"><ol id="javqr"></ol></meter>
          <var id="javqr"><ol id="javqr"><big id="javqr"></big></ol></var>
          <acronym id="javqr"></acronym>
          <acronym id="javqr"></acronym>

          <acronym id="javqr"></acronym>
        1. <var id="javqr"><ol id="javqr"><big id="javqr"></big></ol></var>

          歡迎訪問書塊小說!書快論壇 會員無須注冊,可直接登陸!

          登錄 - 注冊 書快論壇

          書快小說

          第四百一十三章 援手

          作品:玄影冥錄 | 分類:玄幻小說 | 作者:阡陌度

            看到夏奎被牽制住,召暉也是一喜,立馬沖出,體內能量如風暴般涌出,那身體也是再度妖化!

            然而,就在他即將抵達夏竹偉身前時,一道白色身影沖出,一把接住前者的拳頭。

            這突然出現的人正是蒼云,雖說蒼云實力不及嵐青那般恐怖,但攔住召暉也是足夠了。

            “乘人之??刹惶?!”蒼云淡淡說道。

            這召暉顯然是不認識如今的蒼云,當即怒喝道:“哪來的人類,竟然敢插足我們魔獸之間的戰斗,莫不是不想活了?”

            話音剛落,召暉雙腳也是抬起,而后用力蹬出。

            被一腳蹬中腹部,蒼云身形也是倒射而出,在空中連踏數步,再加上翅膀連振才略微有些狼狽的穩住身形。

            剛抬眼,卻是看到那召暉又是沖出。

            當蒼云再度沖出時,召暉卻已經來到了夏竹偉身前。

            “結束了!”

            召暉右手屈成爪狀,而后毫不留情的抓向夏竹偉的天靈蓋。

            嚓…

            下一刻,召暉的右手穿過一個身體,那整只手都是被血液覆蓋!

            “我絕對不會讓你傷害…到…”

            一句話從喉中緩緩傳出還未說完就沒了聲。

            血液濺灑落,將夏竹偉的衣服都是染了色。

            “夏休!”夏傅近乎絕望的喊道,但夏休卻再也不會回復一句話!

            夏竹偉也是因為夏傅的這句話眼皮抖動了一下,磅礴能量涌出,而后又是一口鮮血噴出。

            見狀,沈寧立馬加強治療力度。

            而另外一邊,夏夢也是沖出,夏沫則是立馬將夏仙兒和常紫送回防護罩里面。

            然而,就在蒼云、白斌、血蕪、夏傅和夏夢即將沖出時,夏竹偉也是怒喝道:“別過來!這家伙由我親自斬殺!”

            喝聲落下,不待其出手,一股寒冰能量也是陡然凝結,而后立馬凝結成冰柱,幾乎是剎那間便攻擊在召暉的身上。

            下一刻,召暉身體倒飛而出,而夏休的尸體也是在飛向空中的那一刻緩緩變化成魔獸形態。

            幾乎所有人都是被這突然出現的一幕給嚇了一跳。

            然而,不待眾人察覺,一句話便是帶著歉意傳進眾人耳中。

            “援助來遲,非常抱歉!”

            話音剛落,四道身影掠出,那為首者是一名老者,在其身旁,也是蒼顏白發的老者,而另一邊,一個看上去有點踏入中年的感覺的男子正拱著手。

            看到最后那個面容略顯年輕的中年男子,夏夢也是一愣,因為這人正是不久前她在混沌之淵中所遇到的混沌界魔域寒家兵器庫長老,寒夢!

            “這四人誰???怎么好像沒見過?!?br/>
            “別說見過了,就連氣息都是未曾遇到過,可能是修靈者吧!”

            “我一出生就在仙界,不曾離開過,頭一次感覺到不同氣息的人?!?br/>
            “我看八成是修靈者,那修魔者不可能踏入仙界的!”

            “我看也是!”

            “…”

            四人剛剛出現,一些下方那些因為避開攻擊而退開或者聚到一起抵御攻擊的人也是開始討論,對于這剛出現的四人的身份也是有著各種猜測。

            雖然多數人都在猜測,但是接觸過修靈者的人都是了解修靈者的氣息,而類似岳云翔這等實力的人自然是一眼就猜出了突然出現的四人的身份。

            見狀,那召暉也是不服輸,眉頭一皺,身形立馬如箭矢般射出,同時,右手握拳,磅礴能量凝聚,毫不留情的朝著領頭的那名老者的頭部爪去!

            就在眾人以為這老者必定擋不下這一拳時,那老者卻是緩緩抬起手,而后周遭空間都是凝聚諸多寒霜。

            轟!

            召暉將至,立馬便是將拳頭轟出,但那拳頭卻是在老者身前丈許距離時便停了下來,隨之爆發一股略顯恐怖的能量風暴!

            一些人立馬被這一幕給嚇得怔了怔,旋即眼眸微瞇。

            “是…是一塊寒冰?!”

            一道聲音夾雜著些許驚訝自一名修仙者喉中緩緩傳出,而后一些人也是明白,這突然出現的四人并非軟柿子。

            拳頭被寒冰接住,寒冰卻沒有絲毫破碎的跡象,而后那領頭老者眼神一凝,點點冰寒立馬攀爬上召暉的拳頭!

            察覺到這一點,召暉也是一驚,而后身形暴退!

            身形暴退間,召暉也是厲聲問道:“爾等是何許人也?為何來插足我們的戰爭?”

            聽罷,寒夢也是笑道:“我等受人之托,忠人之事罷了?!?br/>
            “好一個受人之托,忠人之事,不過我們的戰斗不是你們能管的了的!”

            說罷,召暉立馬取出三枚丹藥丟進口中,下一刻,召暉的氣息也是暴漲。

            剎那間,那原本還在暴退的身形卻是如炮彈般射出,目標自然是那為首的老者!

            對于召暉的行為,老者卻是眼眸微抬,而后緩緩抬起右手。

            右手剛抬起,周遭環境的溫度立馬降低了許多,而后一只略顯黑色的寒冰手掌也是陡然凝聚,同樣是毫不留情的抓向召暉。

            見狀,召暉面龐立馬變得猙獰,身體幾乎是瞬間膨脹。

            “妖化!”

            話音剛落,寒冰巨手便是與召暉的拳頭相撞,一聲如雷鳴般炸裂的能量爆鳴之聲也是響徹云霄!能量爆鳴,煙塵四起。

            彈指間,一道身形狼狽的倒射而出,在下方的林海之中擦出一條數百米的深痕!

            煙塵散去,老者現出身來,而后干枯手掌輕撫胡須,道:“不自量力!”

            見狀,一些先前還嗪著小看想法的人也是倒吸一口涼氣。

            一拳轟飛召暉,夏夢才客氣地拱手說道:“夏幽族長,我們接家主任務,受冥靈所托前來幫助仙狐一族!”

            這句話蘊含諸多能量傳進在場的人耳朵里,讓得在場的人都是一愣,特別是夏仙兒。

            夏仙兒那原本有些蒼白的面龐立馬浮現一絲紅潤。

            就在這時,夏竹偉也是沖破療傷的水液屏障,立馬沖向召暉。

            這時,地面也是不斷抖動,而后又是諸多巖漿涌出。

            “熔巖爆殺!”

            四個字從夏竹偉口中緩緩傳出,而后那些裂縫竟然是再度噴薄出許多巖漿,周遭環境的溫度也是有了回升!

            察覺到這一點,那召暉的面龐上立馬涌現些許驚駭。

            “不!”

            隨著召暉的這個字的出口,那些巖漿火柱也是如之前那般爆裂開來,那等威力竟然是比之前都是恐怖了數倍!

            爆炸之聲傳出,召空又是心頭一緊,而后看向爆炸聲傳來的地方。

            短短一個時辰以內,自己便是損失了兩名頂級族人,一股退意萌生,迅速占據他的腦海。

            “留得青山在,不怕沒柴燒!今日我族已損失慘重,此時不退,更待何時?”召空略顯無奈的說道,而后身形也是暴退。

            然而,就在他身形暴退時,嵐青卻是跟了上來,雙拳上,赤紅火焰匯聚。

            察覺到這一點,召空也是一愣,旋即體內能量幾乎是毫無保留的涌出,瞬時間凝結成一頭虛幻的蛟龍。

            “果然是天賦不夠,根本無法激活龍靈,不過你的修煉之路也就到此為止了!”嵐青平淡的說道,但其中所蘊含的殺意卻是讓人膽寒!

            看著迅速逼近自己的嵐青,召空眼神一凝,那身后的蛟龍也是迅速沖出。

            見狀,嵐青也是揮出一拳,赤紅火焰也是瞬間凝結成一頭火鳳,而后飛向那蛟龍。

            二者在頃刻間便是相遇,但遇料之中的爆炸聲卻是絲毫未曾出現,取而代之的是一種摧枯拉朽一般的潰??!

            蛟龍在頃刻間便是被吞噬,而那火鳳中所蘊含的能量卻是未曾有絲毫減弱。

            下一刻,火鳳也是撞在召空身上,而后一聲慘叫傳出。

            鳳凰魔獸與朱雀魔獸之強,在于其獸火能夠焚燒能量,而召空身后的蛟龍幾乎全是能量凝結,所以在面對火鳳時便如枯木般被火焰吞噬摧毀!

            如此一來,這場戰爭的局勢,已成定局!
          珊瑚岛| 应县| 镇雄| 昆明| 通山| 波密| 本溪| 大陈| 潮连岛| 姜堰| 蒙山| 咸阳| 山丹| 庄浪| 徽县| 紫金| 澄迈| 青冈| 黎平| 神农架| 庆阳| 彭水| 仁化| 永春| 崇礼| 汝城| 东川| 环江| 兴国| 太原| 绵竹| 斋堂| 炮台| 京山| 崇明| 溆浦| 孟连| 麻江| 资源| 巴中| 丹寨| 博湖| 龙泉驿| 昌邑| 开阳| 平利| 西昌| 延安| 蚌埠| 汕头| 横县| 赤水| 喀左| 遵化| 青冈| 黄平旧洲| 玉田| 巴塘| 资兴| 东乌珠穆沁旗| 灯塔| 微山| 南昌| 巴雅尔吐胡硕| 松潘| 津南| 商河| 济宁| 尚义| 琼中| 礼县| 温宿| 正镶白旗| 辽阳县| 华亭| 泰来| 天河| 华蓥山| 即墨| 彭山| 聊城| 澜沧| 大连| 银川| 芜湖| 漳浦| 磴口| 泊头| 苏尼特右旗| 凤翔| 麟游| 三江| 芜湖| 郏县| 天祝| 蒙自| 石门| 雅江| 定州| 普定| 新田| 淮安| 灌阳| 宝山| 希拉穆仁| 达州| 绥中| 小二沟| 馆陶| 孟津| 黟县| 石门| 凤阳| 阳信| 蓬莱| 宁安| 康乐| 饶河| 夷陵| 芮城| 通江| 白山| 薛城| 文登| 塔城| 宜章| 淅川| 淮阴县| 临县| 东港| 通州| 澄江| 惠阳| 汤阴| 吴堡| 信宜| 察哈尔右翼后旗| 上饶| 曲靖| 海力素| 鲁甸| 集贤| 高雄| 肃南| 化隆| 和丰| 富平| 六库| 石浦| 永丰| 泌阳| 河曲| 将乐| 桦南| 宁县| 周宁| 江门| 西乡| 哈密| 靖安| 葫芦岛| 定南| 攸县| 鸡公山| 全州| 双江| 苍南| 长兴| 头道湖| 丰顺| 开封| 凭祥| 新河| 新巴尔虎左旗| 朝克乌拉| 板栏| 诸城| 远安| 台州| 崇武| 衡阳| 临澧| 余庆| 宜昌| 阿瓦提| 羊山| 英德| 乌鞘岭| 金湖| 延川| 普安| 岗子| 开江| 久治| 龙岩| 龙门| 吴桥| 塔中| 新蔡| 吴江| 贵阳| 高州| 明溪| 桃江| 海北| 宝鸡县| 燕尾港| 武冈| 绥德| 娄烦| 保靖| 乌拉特后旗| 皋兰| 屏边| 宝鸡县| 苏家屯| 辽中| 吕梁| 丰县| 桂东| 昆明农试站| 元阳| 泸西| 安乡| 大柴旦| 五营| 丰顺| 林州| 射阳| 聂拉木| 元江| 贵德| 南溪| 额尔古纳| 顺昌| 陵水| 临县| 襄樊| 北仑| 丽水| 淳安| 襄阳| 温宿| 鄂温克旗| 草河口| 安德河| 湟中| 平乡| 东兰| 陆川| 诺木洪| 吉县| 临河| 宜昌县| 安泽| 琼结| 铁卜加| 双江| 平南| 崇州| 青阳| 赤水| 淇县| 洛阳| 崇礼| 白玉| 米泉| 廉江| 阿勒泰| 永嘉| 廊坊| 黄山区| 小渠子| 澜沧| 正定| 拉孜| 韦州| 平江| 惠水| 旌德| 黄泛区| 珙县| 衡东| 乌鞘岭| 达日| 托克逊| 福海| 那坡| 伊宁| 南溪| 广宗| 永州| 奇台| 华安| 巧家| 察哈尔右翼前旗| 清徐| 汶上| 垣曲| 赞皇| 宁河| 涠洲岛| 大通| 新乐| 连平| 霞浦| 阳泉| 台江| 左贡| 勐海| 克拉玛依| 贵港| 德州| 宁国| 峰峰| 杂多| 广丰| 杨凌| 轮台| 延津| 洋县| 伊金霍洛旗| 湖州| 蔡家湖| 民勤| 宁强| 太华山| 盐源| 汶上| 宣汉| 杭锦旗| 澳门| 托克逊| 鄂伦春旗| 马坡岭| 阿克陶| 孟连| 科尔沁左翼后旗| 那坡| 禄丰| 潮州| 青县| 科尔沁右翼中旗| 东川| 马祖| 无棣| 崇明| 都江堰| 修水| 宝应| 农安| 建湖| 德钦| 乌审召| 永新| 奉贤| 高阳| 太白| 民勤| 中心站| 金溪| 师宗| 达拉特旗| 方山| 左云| 乌审召| 石家庄| 涪陵| 巴东| 甘泉| 溆浦| 乌拉特中旗| 太平| 北道区| 东岗| 孝义| 阿图什| 厦门| 稻城| 镇宁| 桃园| 河池| 同江| 乐昌| 邳州| 渭南| 抚远| 崇武| 海兴| 宣汉| 临沭| 河口| 广灵| 福州郊区| 方山| 英山| 武平| 广安| 合江| 晋江